專業文系列-淺談書籤

2019/09/06
專業文系列-淺談書籤
書籤,一個你一生當中會一直弄丟又一直拿到的東西,其實是中國人花了千年歷史去打造的文明產物,值得你多看一眼再丟。

原印為數眾多的商品裡面,有個名字很難唸的商品名叫栞栞木,雖然看外型就可以大致猜到是隻書籤,但第一的反通常都是“栞”要怎麼唸以及為什麼要用這麼罕見的字,今天除了告訴大家這個字怎麼讀之外,順便來跟大家聊聊書籤的歷史。

栞,讀音ㄎㄢ,原意為砍木枝以表記,白話一點的意思就是當時的人們一言不合就拿刀砍樹枝下來做記號,既然本來就是做記號的意思,延伸拿來做為書籤的名稱好像也是相當合理的事情,但是天底下從來就不會有這麼簡單的事情,幾乎跟所有事物的名稱一樣,中文可是有五千年的時間可以用來揮霍,忽然就想換個新名字也是再稀鬆平常不過的事情,後來這個文雅有趣又合理的稱呼,當了一陣子的書籤代言人之後,照慣例就消失在歷史的洪流裡了,有趣的是,在日本漢化期間這個字也一併的傳到日本,作文日語漢字使用,書籤的原意倒是被完整的保留下來,到現在幾乎可以算是完全歸化成日本籍了,去日本參展的期間,日本朋友倒是覺得我們的命名方式相當直白,當然他們只認得字,在日本可不是也讀做ㄎㄢ。

日語小知識:書籤,寫作栞,拼音Shioru,讀做:習歐哩,是說應該用不到吧。

特別感謝google翻譯支援,日語小知識:書籤,寫作栞,拼音Shioru,讀做:習歐哩,是說建議的栞莉是誰?

栞是目前已知華人歷史上最古老的書籤稱呼,講到書籤必須要先談到華文書籍的歷史,最早的書籍形式是由竹片或木片所串接而成的簡,又可稱為簡牘,商周時代的甲骨文裡就已經有“冊”的象形文字出現,冊字的形象字明顯是來自於簡的樣貌,在簡的年代尚未出現書籤使用的紀錄,而是在最前端加上兩片稱之為”贅簡”的空白竹簡,贅簡的反面會用來標示篇章跟卷名,正面則留白,可以算是封面的原始形式,也有一說是書籤的雛形,後來的人們改用更輕薄的絲綢織物來取代木片記錄文字,這個時候的書籍延續了簡的捲軸收納形式,接連發展成捲軸裝與炫風裝,捲軸收納的方式不具備明顯的封面且多半成捆堆疊收納,不容易抽取檢視,所以所謂的書籤在當時是指在軸部沿伸出來的小籤,用來標註書籍名稱或內容,主要目的是快速檢索用,雖然功能屬於標籤,但使用邏輯已經開始傾向標示的用途。


簡牘的標準形式,沒有軸心的設計讓標籤都無法使用。

圖片出處:由 vlasta2, bluefootedbooby on flickr.com - https://www.flickr.com/photos/bluefootedbooby/370460130/, CC BY 2.0,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1616434

到了戰國時期,不論是書簡還是捲軸裝的書籍運用已經相當普遍,而用來標注用的小籤也發展出了對應的工藝形式,出現了使用象牙製作的版本,由當時的詩詞創作中可以看到書籤已經被稱為“牙黎”或“牙籤”,當然這樣的高檔製品多半出現在權貴階層,從當時的文史紀錄裡還是可以發現,一般百姓使用的書籤,多半還是使用木頭,布料或者是紙張製成,我想這些非象牙製品應該是不至於被稱為牙黎,所以栞跟牙黎在當時應該是並存在坊間的名稱。

牙黎的資料照片,但是沒有孔,黎在中文的意思是:眾多,黑暗的意思,應該是為了表達在眾多書籍中使用象牙作為索引的意思。 圖片來源:網路。

現代書籤形式的使用起源其實沒有非常明確的歷史紀錄,但可以推測必定是在冊頁裝幀形式出現之後,這邊所謂的冊頁裝幀指的是如同現在書籍一般採用單頁翻閱的方式,冊頁裝幀的發明與活版印刷術的問世有相當大的關係,因為傳統的捲軸裝紙張太長,並不適合使用活版印刷複製,於是當時的裝幀方式順應這個狀況發展出了蝴蝶裝跟包頁裝兩種新型裝幀技術,這樣可以單張翻頁的小面積紙張跟現代書的翻頁形式已經幾乎無異,書籤的這個稱呼,也在唐代正式出現,但功能是否為標注閱讀進度,則無法由史料中看出,到了宋朝,更為發達的印刷業發展加上縫線裝幀技術的問世,書籤開始使用紙料跟絹布做印刷,同時又出現了新的名稱-浮簽或書皮題簽;在當時,裝幀的形式並不是不斷的進化與淘汰,而是針對不同的需求同時存在,所以各種型態的書籤和名稱可以說是百家爭鳴,經歷了長達數千年的名稱大亂鬥之後,最終由書籤兩字一統天下,這個名稱甚至一路上從紙本走到瀏覽器上,雖然有朝一日,書籤很有可能會因為紙本書的消失一起走進歷史,但在華人社會的歷史上,書籤對於文化的發展與推進,絕對是居功厥偉的重大發明啊!

亂入補充說明,不小心撞名的牙籤在古代則是被稱為剔牙籤或齒籤,如同司機跟老司機不一樣,在當時牙籤跟剔牙籤指的也是完全不同的兩樣東西。

好了,以上就是書籤的由來全文,為了這篇文章,查了字典,查了甲骨文,了金文,查了書籤,查了簡牘,查了蔡倫,查了印刷歷史,查了裝訂歷史,查了中國朝代,完全以專業文之名,行考古文之實,現在你知道當你買書結帳時,那張店員隨手付給你的小紙卡其實有著上千年的歷史背景,而它存在的原因是在閱讀的過程中自然產生出來的需求,像是這一類的商品一直都是我們最喜歡的題材,不刻意的去改變或培養你的生活習慣,而是從生活中去發現存粹的需求所在,再找出最便捷跟有趣的方式來詮釋接著實踐,讓創意自然豐富生活,這大概就是文創設計工作最迷人的地方了。